潮活 WHAT’S BANG

和上海这座拥有独特文化气质的城市一样,上海的喜剧和喜剧人也大多别有“腔调”。前晚,一台名为《代号7070》的音乐脱口秀在兰心大戏院上演,主演人是被称为“王厂长”的音乐人王昊。

从歌手跨界脱口秀演员,王昊用音乐+脱口秀的独特方式,极具洞察力地展现了一个70后上海男人的“烟火生活”。属于王厂长的脱口秀,形式创新,立意当下,灵魂演绎,这一出被他自己称为“上海米道现炒浇头面”的演出,让台下从50后到90后的观众,都看得大呼过瘾。《代号7070》第一轮演出将一直持续至29日。

因为本次的脱口秀演出,“王厂长”王昊回到了十年前他第一次从歌手转行为脱口秀演员的舞台——兰心大戏院。戏院虽然不大,台下却坐了不少上海音乐和文化界颇有姓名的人物。高中时就曾与他合作过话剧的演员胡歌作为王昊的老相识,即便未能现身捧场,却也送上VCR,用鲜少听闻的沪语和观众打招呼,成功在一开场就帮老友拉住了眼球。

早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期间,王昊和他的乐队就曾得到过台湾著名音乐制作人翁孝良的赏识,与之签约制作唱片。然而因为合约纠纷,面临毕业难题的他不得不到音乐酒吧驻唱。长期的疲劳加上事业不顺带来的压力,王昊眼看着自己的嗓子从“熊天平”变成了“张学友”,又从“张宇”变成了“杨坤”。台上,王昊形神兼备地模仿着四位歌手的演唱,但当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经典爵士曲响起,光影下“王厂长”喑哑着喉咙独自弹唱的身影又难免令人唏嘘。

为了保护嗓子,王昊打破了驻唱歌手的惯例,开始在歌曲演唱中间增加讲段子和聊天互动环节,更在长期的积累里把相声贯口、B-BOX一类的小技能学了个遍,还能随时随地来段“freestyle”。歌唱得少了,顾客的消费反而明显攀升。“厂长”的“地位”奠定了,王昊的歌手之梦却没能走得更远。

“这就是生活。”王昊说。那之后,王昊开始在上海各处筹备和举办融合唱、谈、跳、演和互动的“白相音乐烩”,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演出形式。王昊说,这就相当于他给大家做了一碗“现炒浇头面”,是地道的上海本帮风味。

之所以把今年演出的主题定为“代号7070”,王昊说这是以一个“70后”上海人的身份在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讲一讲自己亲身经历的时代变迁。作为见证了国家和家乡发展的一代人,王昊说:“人的命运和祖国的命运始终是联系在一起的。”人生的喜怒哀乐、生活的苦辣酸甜,王昊都用自己的方式或讲、或唱给台下人听。

回忆自己青涩的初恋,“王厂长”一边打趣说“这大概是我的第十三次感情吧”,一边深情地唱起《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痴心不改),而这首歌他恰恰是从当时最流行的音乐贺卡里听到的。提到童年趣事,除了逢年过节必排长队的老字号糕点和再也难得一见的“跳黄浦江”运动,跟着爸妈一起去看电影是最令“小王厂长”最兴奋的事。《冰山上的来客》中那首经典主题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成为了王昊最早的R&B(节奏布鲁斯)启蒙老师。

进入大学参加军训,自小“鬼主意多”的王昊打起了改编军歌的主意。在他的重新编曲下,《打靶归来》、《游击队之歌》等一系列军旅歌曲披上了爵士、R&B的外衣,一举拿下军训文艺汇演的第一名。而经历过漫长的十年爱情长跑,王昊也步入婚姻,成为扛起一家老小的“夹心层”。对于爱情和婚姻,他用梅艳芳的老歌《亲密爱人》作为答案:“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陪着我。”

一件件小事串联起王昊个人的成长、上海的发展与国家的巨变,时间线虽长,但每一个故事都充满了妙趣横生的细节和真情实感。演出最后,“王厂长”邀请全场观众彼此对唱《I LOVE YOU》(我爱你),并拍下对方深情告白的样子作为珍藏的回忆。直到这一刻,这场音乐脱口秀的真实用意终于圆满的落进每位观众的心窝里。

除了上海音乐酒吧的常客,许多人认识王厂长都是从听他创作的沪语歌曲开始的。2010年,王厂长凭借一首充满自我调侃和反讽意味的沪语歌《汏脚水么烧》刷爆本地论坛,正式“荣升网红”。多年来,他也一直没有放下自己上海话推广达人的身份,创作和改编了许多沪语音乐。而这次,他更是把周杰伦最新发布的单曲《说好不哭》改成了沪语版,让观看首演的观众尝了个头鲜。

“看牢侬嘎难过,我别转头侬没伸手,摒牢勿讲出口,讲好勿哭让我走。”当原本哀怨的情歌换成了沪腔沪调,字里行间莫名就透出一股微妙的喜感,令全场忍俊不禁。

回顾整场演出,“王厂长”的脱口秀没有极尽夸张的段子,也没有刻意为之的搞笑,反倒是挖尽了平凡生活的喜与乐。甚至就连带家人去医院看病,他都能在严肃之间找到属于生活的细节与大家分享。这种积极乐观面对生活的态度,或许正是包容万象的上海给予这片土地上人民最珍贵的礼物。

浏览量 :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