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活 WHAT’S BANG

潮玩逐渐成为 Z 世代年轻人们热捧的新式收藏玩物,破次元冲进大众视野。当然这也标志着全网潮玩时代的来临。从兴趣爱好发展成为收藏癖好,甚至把兴趣逐渐变成自己的事业,越来越成为很多 Z 世代年轻人的选择。以 Bearbrick、FARMER BOB 等为代表的潮玩 IP 逐渐为更多人所熟知,以其独特新潮的造型与设计理念俘获了一众年轻人的心。

据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2020 年中国潮玩经济市场规模接近 300 亿元。受惊喜经济和社交情感需求等影响,中国潮玩受欢迎程度不断上升,中国潮玩市场规模将保持扩张趋势。1以新锐艺术潮玩厂牌寻找独角兽为代表的艺术潮玩 IP 孵化及运营公司着力发掘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顶级 IP,并和艺术家们共同发售潮流艺术作品,结合 IP 形象的潮玩基因探索更多可能。在潮流趋势的引领下,这些兼具高商业价值与高艺术价值的潮玩,正在被更多的年轻人追捧。或许,从娃友“入坑”的视角,可以更好地理解年轻人将潮玩从爱好变成收藏的心路历程。

Nikun 和他的部分藏品

25 岁的 Nikun 现在是深圳一家潮玩公司的运营,作为潮玩圈的“资深娃友”,他已“入坑”良久。2019 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时,艺术家 KAWS 与 AllRightsReserved 的装置艺术展“KAWS:HOLIDAY”也来到了维多利亚港。Nikun 当时被这个漂浮在海面的巨大 KAWS 公仔震撼到,在了解了潮玩的相关理念后,逐渐开始痴迷起来。

不同于多为动漫、影视剧、游戏等角色的延伸的手办,潮玩更加真实地表达了艺术家要表达1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2021 年第一季度中国潮玩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https://www.ebrun.com/20210517/434121.shtml的东西,是一个很有态度的作品。Nikun 对于自己收集潮玩的态度也做了解读:“如果我认同了这位艺术家的态度,并且收藏了他的作品,那觉得我也和这位艺术家有着类似的人生、艺术态度。总的来说,收藏潮玩还是一个很自我、很酷的行为,我始终认为它更多的是满足我精神层面的需求,这种满足感远超于物质所带给我的。”

艺术展结束后,Nikun 逐步了解了一些潮玩圈的生态,觉察到潮玩也是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分支,并且它可能更加普世亲民、年轻化一些,想象空间也非常广阔,这激发了他更大的兴趣并投身其中。

Nikun 在意大利游玩时购买的艺术雕塑也成为众多藏品中的一件

虽然此前在国外读书的专业是金融相关,但自小就学习画画、热爱艺术的他凭借着对艺术的热爱和积累,做起了艺术策展的工作,这也成为他职业生涯的开始。作为一个“资深娃友”,Nikun 家中最多的可能还是 MEDICOM 出品的积木熊,其次是村上隆的一些潮玩作品,以及目前如 FARMER BOB 等较为新潮的 IP。

Nikun 的第一件潮玩也是在 2019 年买到的。作为 2012 年 KAWS 与《铁臂阿童木》出的联名款,这个潮玩还是他当时找了很多以前在国外的同学,托人在买手店里找回来的。“从第一件藏品到现在塞满屋,差不多只用了 2 年多的时间。有时候想想自己还挺疯狂的。”Nikun坦言道。

Nikun 将自己的收藏视若珍宝

不过,在 Nikun 眼里,并非是收集的数量多才令他快乐,而是因为每个潮玩不同的概念令他快乐。“比如在我有 100 个积木熊之后,但第 101 个积木熊也有着完全不同的设计和艺术概念,这都会让我有想收藏它的欲望。”Nikun 解释说。在 Nikun 看来,潮玩都有它自己的个性,比如在 KAWS 上,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一种欧美街头风格,冲击力非常强;而在 FARMER BOB 这类风格的潮玩上,能察觉到是一种东亚文化的含蓄与内敛,潮玩丰富的内心世界需要观察者自己去体会。藏品越来越多,他反而会更好地规划自己,比如把钱放在哪一个藏品上面,以及规划自己家里的空间,去更好地展示这些潮玩。

提及是否会将潮玩定义为“玩具”,Nikun 给出了看似矛盾但又合理的解释。“定义成是玩具”的部分,是因为长辈很多都是教师,所以他从小就被督促得很严格,没有什么机会和时间去玩自己喜欢的玩具。“现在独立了,可以弥补小时候的一些‘遗憾’了,潮玩的玩具属性带给我的快乐感和满足感比一般人更为强烈。”

FARMER BOB 是 Nikun 最为喜爱的潮玩 IP 之一

“定义成不是玩具”的部分则是因为潮玩很多时候也是个人情感的投射,是一件艺术品。比如颇受他喜欢的 IP ——FARMER BOB,一眼看上去可能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马卡龙色系的简单玩偶,但是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这个名叫 BOB 的农民内心是很狂野的,他甚至能说出“只有上帝才能审判我”(ONLY GOD CAN JUDGE ME)这样的内心箴言。此外,就设计而言,仅仅用曲线和圆弧进行设计很容易显得单调,但是 BOB 却能把自然的造型融入到非常简洁优美的曲线中,给人安心感和圆润感。

以“FARMER BOB”为例,其作为一个“颇有态度”的潮玩 IP,由艺术家 FARMER 进行操刀,新锐艺术潮玩厂牌寻找独角兽(FINDING UNICORN)在海内外进行孵化及运营。主角 BOB 的形象设定是一名小小的农民,他曾环游世界、尝试过多种职业,他的人生永远在探索和去探索的路上。

BOB 的胡子包裹着嘴巴,情绪与态度都不外露。BOB 之名,取自艺术家所喜欢的画家“BOBROSS”和雷鬼音乐人“BOB MARLEY”。BOB 的形象,也正是从这两位知名人士的胡子形象中捕捉到了创作灵感,并以此作为主题开始设计。在 BOB 形象的设计上,艺术家 FARMER 坚持自由地表达的同时,也十分坚定地遵循自我内心的创作意志,有着不可逾越的边界,那就是坚决不会为了迎合商业而去设计自己并不喜欢的形象。他会将自己的许多的喜好、情感和过往回忆融入到 BOB 的涂装或形象设计中。

Nikun 提到 FAMER BOB 时说:“某种程度上,这种内心与外形甚至身份的反差感,和我自己就很像。可能因为我是天蝎座的原因,我的外表常给人一种很高冷的感觉,但熟悉之后你会发现我也是一个很‘疯’的人,而 FARMER BOB 让我将我个人情感的部分具象化了出来。”

当然,在收集潮玩的过程中,Nikun 也有收到来自身边人的不解。“父母不理解为什么‘一模一样’的东西家里要摆那么多,可能并不会注意到每一件潮玩不同的彩色、设计和细节,在他们眼里这些东西可能都长得一样。当然,这些‘不满’是建立在他们还不知道这些潮玩价格之上的……有时候我也会收到来自朋友们的‘不解’,比如当有朋友来我家做客,我会明确告诉他们‘这些潮玩只许看不准触碰’,我对这些潮玩有很强的保护欲甚至是占有欲,就像一件件艺术品。

Nikun 也坦言,对于潮玩的“收藏癖”和年轻人当下日渐风起的“断舍离”其实并不矛盾。断舍离是断掉生活中不必要的、物质的东西;而收藏更多的是满足自己精神世界的需要,二者并不冲突。曾经小众的垂圈文化开始为大众所熟知,盲盒、潮玩、衍生品等词汇被高频提及。或许,从Nikun 的视角可以更好地窥见 Z 世代年轻人将潮玩从收藏变成爱好的心路历程。爱好者们并不把自己的收藏看作玩具,更多的则是视之为艺术品。毋庸置疑,收藏爱好已经逐渐成为他们的精神寄托,看似疯狂,实则拥有最纯真的情感。

浏览量 : 22994